电影《扫黑风暴》1-31全集完整版资源免费下载观看

知否 972 0

电影《扫黑风暴》1-28全集完整版资源免费下载观看


==========================

由于文章直接放资源容易被删除……

关 注 微信公众号好多优惠券

关注后回复:片名  即可在线观看

关 注 微信公众号 好多优惠券

只有这四个字 好多优惠券 是正确入口

其他文章形式都是假冒,大家注意区分

===========================

好多0.jpg

由刘奕君携手孙红雷、张艺兴领衔主演的电视剧《扫黑风暴》已于上周惊喜开播。该剧是一部基于真实扫黑除恶专项案件改编而成的影视剧,在如公众所熟知的孙小果案、操场埋尸案等多个真实案件基础上改编而成。作为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致敬之作,一经开播就吸引观众的目光,引起广泛口碑热议。而近年多以复杂角色见长的演员刘奕君在该剧中扮演一名扫黑专案组组长——何勇,一经出场,好评不断,角色好坏猜测也成为剧中一大关键点。

3.jpg


  • 第1集

  • 剧情图片

    2018年9月,警方抓捕一个非法偷运燃油的团伙,为首的人叫于大胜,外号鱼头。中江省公安厅刑侦总队扫黑支队支队长、九一五专案组组长何勇顺着于大胜这条线索,确认十四年前,马帅让于大胜和杨冬去殴打麦自立。一个惊天大案,开始慢慢浮出水面。此时的马帅,被关押在中江省绿藤市第一看守所。“前刑警”李成阳正给他读扫黑除恶的文件,马帅竟然在看守所里大口吃各种海鲜和刺身鱼,可见这里的看守已然被恶势力所侵蚀。李成阳于十年前进入马帅的新帅集团工作,现任新帅集团的法律顾问。2018年9月21日,中央第三十六督导组进驻中江省绿藤市,开展扫黑除恶、下沉督导工作,犹如一潭死水的绿藤市,迎来了一缕曙光,这也意味着绿藤市黑与白之间脆弱的平衡被彻底打破了。麦自立的妻子薛梅录制了一个视频,实名举报马帅,指认马帅杀死她的丈夫麦自立。她在视频中说,2004年的6月19号,马帅一个电话将麦自立叫出去,但他再也没能回来。随后,薛梅在督导组进入绿藤市的路上想为丈夫伸冤,没想到竟然被人开车撞死,对方显然目的性很强,撞死薛梅后,拉着她的尸体拿到夜黑风高的郊外掩埋。何勇来看守所提讯马帅,马帅对于零四年杨冬的事记得很清楚,对于他自己的事却避讳不谈。何勇提醒他,现在他不说,等正式提审的时候,那性质就全然不一样了。即便如此,马帅还是拒绝交代实情,何勇拿出提讯提解证,这下马帅避无可避,他竟然自残扭断左手小指,出于人道主义,何勇只得暂停提讯,让他去医务室治疗。中江省为督导组举办宴会接风洗尘,赵立根将绿藤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市公安局扫黑办主任贺芸,以及绿藤市石门区区长董耀介绍给骆山河认识。接风洗尘宴上,有好几个人眼神总往骆山河那儿瞟,显得非常可疑。不久后,马帅自残躲避提讯的消息传到骆山河耳边,他就当众提到了马帅的名字,有人不慎摔碎一个杯子,破裂声显得尤为刺耳。骆山河笑着说,希望现在在这里吃饭的人还能参加一个月后的庆功宴。骆山河话里有话,中江省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王政脸上的笑容有一刻的僵硬,但转瞬即逝。与此同时,绿藤市合众议文传媒公司总裁郑毅红将马帅在看守所中掰断小拇指的事告诉绿藤市长藤资本董事长高明远。高明远立刻猜到他掰断的是左手的小拇指,得知警方和督导组已经查到十四年前的事和一些线索,高明远给郑毅红下令,让她着手掐掉这条线索。彼时,李成阳以他们大学四年的感情向何勇保证,这十年来,新帅集团和马帅一直都很干净。何勇没说什么,只是提到马帅将他的手指头掰断了。李成阳变了脸色,何勇走后,李成阳开始频繁出现奇怪的耳鸣。


  • 第2集

  • 剧情图片

    老宁拿着薛梅实名举报马帅的摄像机交给高明远,高明远有个情人叫麦萌萌,是薛梅和麦自立的女儿。高明远给麦萌萌换了一张新的身份证,上面显示麦萌萌改名为麦佳,不仅如此,高明远还给麦佳搞来一个绿藤大学的毕业证书,试图让她脱离麦萌萌这个身份。而此时的麦萌萌并不知道,自己的母亲已经被高明远指使的老宁害死。九一五专案是中央督导组根据群众举报,向中江省交办的重点涉黑线索,由省公安厅直接核查并提级管辖,中央督导组一到绿藤,他们所居住的宾馆附近就出现了很多可疑车辆。骆山河早就知道这种“阵势”,也没有过多意外。何勇作为九一五专案组的组长,直接向骆山河汇报近期调查到的线索,第一个说到的就是李成阳。骆山河对李成阳也有所耳闻,但对他当年的事却不甚清楚。何勇解释说,当年李成阳也是一个很好的警察,但后来他的师傅林汉意外坠江身亡,林汉的车里有三十万现金,李成阳的柜子里也被搜出二十万明晃晃的现金,当时的他一度身陷囹圄。后来李成阳弃警从商,拥有高智商的他很快在绿藤市商界闯下一片天地,是个响当当的人物。中央扫黑除恶第三十六督导组下沉绿藤市督导动员会结束后,骆山河与省纪委和省监委派来的同志们开了个短会,然后宣布他们接下来的工作将会以十四年前麦自立失踪案作为切入点进行调查。何勇拜托同事找到了一张照片,那是几年前的一张比赛合照,市里举办的和企业单位的业余篮球比赛,决赛刚好是市局对阵新帅集团,那里边刚好就有李成阳。另一边,李成阳带了一笔数额不小的钱去找项天,请求他高抬贵手,不要追究马帅的刑事责任。项天可不愿意,无论李成阳开出多诱人的条件,他都不愿意与马帅达成和解。大江也用酒瓶子砸头向项天道歉,猩红的血哗哗地流,他眼睛眨都不眨一下。李成阳本来是奔着不打架的念头来的,奈何这项天不配合,他就利利索索和大江在项天的会所里大闹,直接将项天打得服服帖帖,最终在他们人多势众的逼迫下,项天同意今天就和他们去分局与马帅进行和解。开车前往分局途中,李成阳和大江两人一唱一和,项天又一脸懵逼被他们号令去开车,关键在于他喝了酒,一旦开车去警局,完全就是自投罗网。俗话说,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项天再怎么不愿意,也还是得乖乖替大江开车。薛梅失踪,何勇觉察不对劲,便让人悄悄寻找薛梅。绿藤市广播电视台《真相》栏目记者黄希,假扮成顾客去一家医美店咨询,实则是取证调查。对方向她推荐一个叫美丽贷的贷款项目,黄希状似无意地抬手,她手腕的录音录像手表很快录下证据。就在此时,有一个女子来店里闹,说美丽贷是骗人的东西,然后就被忽悠上了二楼,黄希悄悄紧随其后上楼。


  • 第3集

  • 剧情图片

    那名女子被带上二楼,黄希紧跟其后上去,不料被那里的人发现,黄希急中生智,她说自己上来是想了解他们的美丽贷,这个所谓的经理立刻将她迎进去。在拍下黄希的身份证之后,对方给她一张卡,让她去楼下做登记,然后钱就会在二十四小时内到账。一切本来进行得非常顺利,但对方敏锐发现她腕上的手表有异常,一把夺下来后发现这是摄像头,对方气急败坏要给黄希点颜色瞧瞧,警察就在这时来到医美中心,将这里的人全部抓捕。绿藤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刑警林浩,依法扣押了黄希的手表。绿藤凤凰夜总会老板孙兴得知医美中心被警察查封,便赶去处理。公安局,李成阳正准备和项天和解,林浩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一个黄希,闹着要拿回她的手表。眼见着李成阳要帮马帅与项天和解,林浩忍不住说他为了马帅什么都干得出来。林浩是林汉的儿子,当年李成阳一手带成的徒弟,他的脾性很冲,因为这些年李成阳的变化,他对这个名义上的师傅并无好态度。办完和解手续之后,李成阳还是把那三十万给了项天,并承诺剩下的三十万,改天让马帅亲自上门给他,项天因此对李成阳的印象逐渐变好。何勇叫来特勤邢非询问李成阳的事,邢非一口一个成阳哥,看得出来与李成阳的关系很好,他说李成阳是干净的,当年他离开警队以后,经常遭受别人打击报复,落下一激动就会耳鸣的毛病。不管怎样,邢非觉得李成阳在心底一直认为他自己还是一个警察。解释了照片的事情后,何勇也不再问李成阳的事,而是希望邢非能帮忙牵线,让李成阳帮忙解决麻烦。李成阳知道马帅有秘密瞒着自己,他回到看守所看马帅,好言好气想让马帅将当年秘密告诉他,但马帅当时没有说,他表示一放出去就将秘密告诉他。邢非和李成阳一起喝酒,李成阳一眼就看出何勇找过他,他问了一个和何勇一样的问题,邢非到底是跟自己好,还是跟何勇好。邢非很会说话,在何勇面前他说跟何勇好,在李成阳面前他说跟李成阳好。李成阳笑笑,似乎看透了邢非。黄希从李成阳那里要到林浩的电话号码,找了个时间给林浩打去电话,问他要回自己的手表。林浩一再表示她的手表需要当做证物扣下,然后不再理会黄希,直接挂了她的电话。黄希不依不饶继续打,结果林浩一次都没有接,她打一次,林浩挂一次,最后直接将她拉黑,黄希险些气疯。孙兴喊高明远作叔,高明远问起他美丽贷的事,孙兴不以为意,他说甭担心,他会处理好这件事。高明远立刻冷脸,他不容置喙地让孙兴停下手中的这些龌龊事,十几年前他惹的祸已经够大了,现在要是再想惹祸,高明远当初是怎么救他的,现在就可以怎么让他消失得无影无踪。


  • 第4集

  • 剧情图片

    十四年前,杨冬曾与麦自立发生冲突,甚至威胁过麦自立的生命。麦自立失踪后,杨冬也被马帅开除出新帅集团。虽然目前没有直接的证据表明杨冬与麦自立的失踪有关,可杨冬依然还是九一五专案组下一步要重点调查的对象。杨冬是个妥妥的菜霸,专案组的同志假装成买菜的顾客去菜市场调查,没想到这里的菜贩只愿做着本分的生意,对于菜市场管理费这块讳莫如深。何勇约出李成阳,希望他能把所有知道的关于马帅的事都说出来。李成阳表示,只要李成阳和中央督导组把十四年前他师父林汉的事情查清楚,那他就信任他们。如果他们只是蜻蜓点水、走马观花,李成阳则不奉陪。督导组来到绿藤的这几天。没有像预想的一样,引发关注和舆论,一切看似平静而有序,而九一五案关键证人薛梅仍然杳无音信,嫌疑人马帅也即将被释放出国,骆山河似乎看到一双大手笼罩着整个绿藤,让人们从不能发声,到不敢发声。如何打破僵局,已经成为整个督导组的考验。李成阳去找马帅的妻子李丽涓拿护照,李丽涓问起马帅是不是出事了,李成阳没有说实话,撒谎说马帅在国外有别的项目。薛梅没有下落,马帅即将被释放,何勇向骆山河申请再突审马帅一遍。审讯马帅的时候,贺芸也出现在何勇面前,如果马帅不肯说,警方可以去找他的妻子李丽涓。一说到李丽涓的名字,马帅开始变得情绪激动,一再要求见李成阳,直至最后晕倒,何勇前去查看,发现他已经昏迷,警方立即送马帅去医院抢救。李成阳也得知马帅被送进抢救室的消息,急忙赶来医院,他在空旷的走廊里,回想起当年和马帅经历过的那些事。当时李成阳还是警察,抓捕他时遇上仇家,直接与他们扭打起来,最后两人都进了医院。马帅身份特殊,林浩带了二组的人前来支援。新帅集团也带了一群人来到医院,双方挤在走廊,显得很拥挤。很快,抢救室灯灭,医生走了出来,脸上的表情说明马帅没能抢救过来,新帅的人和林浩的二组开始厮打。李成阳内心的情绪翻涌起伏,他的耳鸣症又犯了,听不到任何的声音。李丽涓突然出现在他身后,一边哭一边打李成阳耳光,大江想阻止,被李成阳拦下。李成阳也被李丽涓打清醒了,他一步步走到抢救室门前,林浩在贺芸的指示下让开。李成阳在何勇和贺芸的耳边说,这件事没完。后来医生说,病人是因为冠状动脉部分分支供血量减少,所属心肌供血不足,从而引起心肌氧供需失衡,造成急性心肌梗死。贺芸表示,如果是因为她的审讯,导致马帅死亡,她愿意承担责任,她建议对马帅进行尸检,这样才能知道具体的死因,但这需要经过家属的同意。何勇同意她的建议,由林浩将这件事告诉李成阳。


  • 第5集

  • 剧情图片

    何勇带人在看守所进行检查,并调取所有监控录像查看,他觉得马帅不可能无故暴毙。邢非私下告诉何勇,马帅本来已经松口,他打算一出来就将所有实情告诉李成阳,但没想到出了意外。马帅的突然死亡,预示着绿藤背后的大手第一次与督导组的正面交锋,这也让骆山河再次感受到这股隐藏在暗处的力量的强大。经过再三考虑,骆山河决定采用外松内紧的方针,避免打草惊蛇,并秘密部署索东配合纪委,由内部开始调查。中江省公安厅刑侦总队扫黑支队二大队大队长裴伟调取监控发现,薛梅失踪当天刚好是督导组来到绿藤市那天,但目前不能确认她当时是在树林里边,还是已经到了机场专线。他们继续实地询问调查,最终确认薛梅来到了机场专线,裴伟便下令对这片区域进行调查。孙兴与王总一起“谈生意”,但最终没能谈拢。孙兴喝醉后跑到洗手间,自言自语将自己是高赫以及杀过人的秘密说了出来。正好洗手间有一个服务员,用手机将这一幕录了下来。由于手中没有手表,黄希只好用以前的素材做了这一期节目,主编让她下一期务必要做美丽贷的内容。服务员徐小山利用孙兴的这个秘密向他敲诈勒索,结果被孙兴教训。警察前来阻止,而报警的人就是孙兴本人。随后,孙兴和徐小山等人都被关到了绿藤市石门区山南路派出所,高明远联系那里的所长胡笑伟,与他事先通好气。事后,胡笑伟拿到徐小山手机,他删除了里边的视频。徐小山被吓得尿裤子,胡笑伟于是明白他就是一个吓破胆的小孩。胡笑伟提醒孙兴不要再揪着此事不放,孙兴听说徐小山吓得尿裤子,觉得十分好笑,最终也不再和徐小山计较。徐小山的姐姐来到看守所,孙兴看见了她。另一边,李成阳回想起当年他被仇家打击报复,像个牲畜一样被关在笼子里,万念俱灰之下,马帅机缘巧合救了他。可以说,如果不是马帅,就不会有李成阳的今天。新帅集团当年曾在绿藤市伊河村拿过地,这片地要做一个火车站,马帅一死,绿藤市副市长武双岭便决定开会,讨论该如何将这个项目交给长藤资本来做。李成阳去看了马帅的尸体,何勇提醒他,马帅的死无论与他有关或者无关,从今天开始,他都不会安生了。他话刚说完,李成阳就接到了市政府的电话,对方让他明天去参加武市长主持的会议。一个被打得鼻青脸肿的菜贩向警察提供杨冬恶霸欺凌的线索,但他很害怕,不敢指认杨冬。徐小山的姐姐徐英子和林浩是同学,她知道林浩现在是警察,特地找了他和自己一起去看守所。胡笑伟表示自己跟对方打听,看对方是否愿意和解。途中黄希给林浩打来电话,这一次林浩到是接了。


  • 第6集

  • 剧情图片

    黄希说她手中有美丽贷的账本,要是林浩不在一个小时内到达她指定的地址,那林浩甭想要账本。无奈之下,林浩只好先行离开。林浩走后,胡笑伟开始吓徐英子,他说按照徐小山这种情况,进去至少得待三年。徐英子一听吓坏了,连连求他帮忙。胡笑伟便装出勉为其难的样子帮她解决,徐英子十分感恩,并听从他们的话去凑钱赔偿。此时的林浩和黄希并未谈拢,黄希想拿回手表,而林浩想押着手表的同时,拿回她手中的账本。黄希自然不愿意,林浩只得和她讲道理,黄希似乎动摇了。中途林浩去接了一个电话,回来时发现黄希已经不见人影。服务员让林浩买单,这次消费高达两千多,林浩只能选择刷卡。此外,服务员还将一本账本交给林浩,说是黄希留下的。林浩翻看,发现这就是黄希口中所说的美丽贷的账本。督导组即将要对杨冬实施抓捕,骆山河担心杨冬作为横行绿藤市的菜霸,对其实施抓捕后会影响绿藤市的民生,特地打电话嘱咐属下提前做好应对方案。与此同时,经过连夜的勘察,警方在机场专线发现了人血,经过比对,确认这就是薛梅的血迹,她很有可能已经遇害。何勇将调查结果汇报给骆山河,骆山河十分气愤,这群人太无法无天,督导组还是晚了一步。当晚,杨冬还是和以前一样吩咐手下平衡整个绿藤市的菜市场,殊不知警方已经在部署抓捕他的安排工作。林浩熟悉绿藤市,何勇特地去找他帮忙,让他参与到这个特殊的案件当中,林浩最终答应了。由于杨冬事先不知情,他的人被何勇带着人连锅端掉。杨冬非常警惕,他独自从窗口逃离,正好撞上了林浩。林浩也是临时看杨冬的照片,认出此人就是杨冬,对他紧追不舍。杨冬叫来一帮人,拖住林浩,他自己则开车潜逃。何勇及时开车过来,载上林浩对杨冬进行追赶。杨冬将车停在一堆车当中,意图躲过抓捕。林浩四处搜寻,险些被突然从车里冒出来的杨冬用刀子捅伤,不过最终,他还是将杨冬制服。李成阳前去市政府开会,在会上认识了长藤资本董事长高明远,也知道武双岭副市长这次开会的用意。李成阳没有立即答应,而是希望能给新帅一些考虑的时间。在他的力争之下,武双岭答应给新帅集团一周的时间。之后,武双岭顺其自然将绿藤市合众议文传媒公司总裁郑毅红介绍给李成阳,她是负责这个项目的宣传工作。另一边,徐英子为了凑够五万块,能借的人都去借了,舍友提出了裸贷,徐英子最终选择进行裸贷筹钱。


  • 第7集

  • 剧情图片

    徐英子脱掉衣服,由室友帮忙拍下她举着身份证的裸照,试图通过裸照进行裸贷。李成阳在小鱼混沌店里坐着,他看到手机里微信群,那些领导在群里聊得热火朝天,李成阳却不知道该回什么。马帅刚死,就有人要争夺伊河新村的项目,他用脚指头想想都觉得不对劲。女儿不知道马帅已经死了,天真无邪地问起马帅的去处,李丽涓丧夫,痛彻心扉,更是不知道该怎么和女儿说她爸爸已经死了的事。李成阳给李丽涓打去电话,告知她尸检结果已出,没有任何问题。现在他身处的这家混沌店是师傅林汉带他来的,林汉意外身亡后,李成阳奔走暗查真相,身心俱疲,仿佛只有坐在这家小店靠墙的那张小桌子边,他才能感受到自己还活着。对于马帅的尸检报告,骆山河同样嗅到了阴谋的味道,督导组来绿藤的目的就想通过九一五事件摘除黑恶势力的保护伞,如今看似毫无头绪的背后,骆山河却恰恰看到了一丝曙光。林浩和何勇想法一致,他们都认为杨冬是外强中干的类型,随后他们驱车前往杨冬的老家,找到了他的母亲张娭毑。骆山河让人调查当年李成阳为什么要离开警队,其背后的原因一定不简单。何勇见完张娭毑回来继续审讯杨冬,他带回张娭毑给杨冬录制的视频,看完这个视频,杨冬内心触动很深,他决定全部招供。对于零四年绿藤市的五起重伤案,他供认不讳,可对于麦自立的失踪,他却表示一点都不知情。何勇转而问起马帅当年和谁来往密切,杨冬说是一个工程的科长,名叫董耀,现在已经当上区长了。杨冬被抓后,郑毅红询问高明远是否要保他,高明远的回答是丢卒保帅。杨冬只是一颗被扔出来探路的棋子,关键是不能让董耀被盯上。菜农们给陈警官送了一副锦旗,感谢他抓了杨冬,还他们菜市场一个安宁。这些人表示愿意提供相关线索,陈警官便让他们一一去录口供。孙兴看到徐英子上传的照片,想起当时在看守所的时候见过她,他微微一笑,看得出来有阴谋。不久后,徐英子拿着五万块钱来到看守所交给胡笑伟,可还是要去当面向孙兴道歉。徐英子心里惶恐,但还是不得不前去道歉。夜总会里十分吵闹,徐英子就被人推搡着进入夜总会。她抖着声音,拿着话筒向孙兴道歉,话说完,她已经吓得跟抖筛糠似的。中途,胡笑伟给孙兴打来电话,他说徐英子有个朋友林浩,他是个刑警,他已经过来询问徐小山的事了,而且最近孙兴的几个场子出事,都是林浩带人端掉的。胡笑伟劝说孙兴不要再把事情闹大,适可而止。孙兴没等他说完就挂了电话,转而笑着让徐英子把掉在地上的杯子捡起。徐英子立刻蹲下身去捡,孙兴却狠狠地踩住她的手。


  • 第8集

  • 剧情图片

    徐英子终于被他们送了回来,但她已然被伤害,对方给她转了钱,失魂落魄的徐英子被迫接受。室友看她这副模样,十分担心,拿起手机就要报警,被徐英子阻止。徐英子脑海中响着孙兴的话,孙兴说放不放徐小山,决定权在她,如果她将这件事说出去,那徐小山就出不来了。贺芸是黄希的小姨,她晚上去小姨家吃饭,并拿回了自己的手表。她打听起林浩和李成阳的关系,贺芸说李成阳和林浩的父亲林汉以前是搭档。他们虽然看似关系不好,但都会一起去养老院看林浩的奶奶。贺芸觉得黄希美丽贷这种东西很危险,建议她找一个稳定一点的工作,但黄希并不愿意,她觉得记者是她热爱的工作。第二天,黄希特地去养老院,果然看到了林浩和李成阳。林浩的奶奶神志不清,把林浩认做是自己的儿子,然后把李成阳认成是孙子。李成阳和林浩奶奶说了没几句话,就开始出现耳鸣的症状,他不得已找了个借口离开。高明远联系胡笑伟,偷偷录下和胡笑伟的谈话,胡笑伟称徐小山很快就可以被放出。第二天,徐英子在家里忐忑地等候着,然后接到了胡笑伟的电话。得知徐小山很快就能被放出来,徐英子终于放了心。徐小山被放出当天,徐英子在警察局外的超市远远地看着,徐小山拿到手机后给她打电话。徐英子并没有说自己因为救他而被孙兴强奸的事,徐小山被蒙在鼓里,他根本不知道是因为姐姐,他才被放出来的。看到弟弟被安全地仿出来,徐英子才鼓起勇气去报案。可让她震惊的是,胡笑伟似乎不太相信她是被强奸的,有可能是她去找孙兴喝酒嗑药,导致产生了幻觉。另外就是她真的被强奸了,但她收了对方的钱,对方完全可以反咬她是卖淫。听到这些话的徐英子瞪大双眼,眼中蓄满泪水,她万万没想到,这世界真的有人可以将黑的说成白的。马帅意外身亡,薛梅失踪不明,恰巧说明绿藤市这潭水很深,而这其中的大鱼究竟有多大,他们尚不得而知。专案组经过排查,确定有一辆环卫洒水车当天出现在案发现场附近,这辆洒水车的牌号是假的,有极大的嫌疑。何勇将调查所得全部汇报给骆山河,骆山河于是想起督导组来到绿藤市当天,的确在机场专线看到了一辆突兀的洒水车。何勇还提到,杨冬供出当年麦自立失踪的另一个重要人物——董耀。骆山河叮嘱骆山河,关于董耀本人的背景材料、证言、证据,一定要做到确实充分,做到无法翻供。李成阳代表新帅集团去参加市政府的会议被集团元老得知,他们都认为李成阳急着要上位,因此感到十分不满。李成阳想解释当天的情况,但他们不想听。另一个元老海哥赶回,以强势的态度要和李成阳聊两句。


  • 第9集

  • 剧情图片

    海哥把李成阳带上车,一边开车一边指责他不道义,马帅刚死他就想着当新帅的掌门人。李成阳想解释,可海哥却频频打断他的话,丝毫不给他解释的机会。随后,海哥拿出股份转让协议书,让李成阳签字,李成阳为难地表示签不了,海哥直接将他带到了一个车库下,让他见识另外一个不签合同的人是什么下场。他开着车直直地冲过去碾压这人的脚,这人痛苦大叫,依然不肯签,海哥又往前开,继续碾压他的脚。李成阳觉得十分残忍,一再阻止却无果。李成阳哀求海哥给他一些时间考虑,海哥直接让人抓他,最后李成阳被迫签字。签完后,李成阳问出一个想问了很久的问题。李成阳来到新帅已经十年有余,为什么海哥一直瞧不上他。海哥说自从他来了新帅,公司连按摩店和夜总会都不能做了,他心里憋得慌。临走前,李成阳问海哥想怎么处理新帅,海哥打算卖了,李成阳忽悠他说新帅现在是负债状态。李成阳现在也不是掌门人了,海哥可以放心让他来给公司当首席执行官,他可以为海哥和新帅打工,海哥闻言犹豫,似乎有了一丝动摇。李成阳准备离开,忽然发现刚才被碾压脚的兄弟装的是假肢,他这才知道自己被海哥给骗了。邢非将李成阳的现状告诉何勇,何勇认为他执意要留在新帅不是为了那百分之十的股份,很有可能是因为当年林汉的死尚未查清。李丽涓还是无法接受马帅的死,终日以泪洗面,有天晚上,她擦了擦眼泪,给董耀打去电话,提出找钱套现。董耀接了电话之后,去参加一个宴会,宴会上都是新帅伊河新村项目的各位领导。文总询问董耀为何这么迟才来,董耀说李丽涓要找钱套现,她要两个亿。文总觉得这是个好买卖,毕竟李丽涓占据新帅百分之三十的股份。董耀有些犹豫,毕竟这件事有风险,文总几番劝说,他们做这个项目会得六亿,把两亿给李丽涓,之后再将转手将伊河新村的项目卖给高明远,他们至少能拿到十二亿。闻言,董耀动摇,毕竟他做区长一辈子,也不会赚到这么多钱。督导组的索东和刘于洁去找被美丽贷戕害过的受害者家属进行询问,受害者的母亲哭诉、控诉美丽贷将她的女儿迫害得性格大变。就在督导组询问时,这个女孩儿回来了,浓妆艳抹,对于督导组的到来不以为意,她觉得这次和以前一样,也就是来走个过场,把美丽贷封一段时间,就又让他们为非作歹了,所以她根本不抱希望。黄希想继续针对美丽贷做系列节目,主编提醒她说,美丽贷背后可能是一条完整的灰色产业链,一环扣一环。按照主编给的照片,黄希准备对凤凰夜总会进行深入调查,她装扮得花枝招展进入夜总会,当了一个公主,就是名义上的服务员。上班第一天,她就遭到客人的刁难,有个陪酒小妹主动帮她解围,却引起客人的进一步反感,他给出两个解决办法,一个是扣钱,一个是把一瓶洋酒全部给干了,陪酒小妹当时很是为难。


  • 第10集

  • 剧情图片

    光头逼着陪酒小妹喝酒,不然就扣钱,对方很为难。黄希便主动拿过话筒唱起来,但她五音不全,唱了没几句,光头就和其他的几个客人让她别唱了,改喝酒。黄希从没喝过像今天这么多的酒,结束之后在洗手间吐了个昏天地暗。那个陪酒小妹也在洗手间,她劝说黄希,不能喝酒就不要喝这么多,作为服务员的公主其实可以不用喝这么多酒。见她这么拼,陪酒小妹就问她是不是很缺钱,黄希肯定地点头,她于是答应帮黄希去和李姐说说此事。董耀去到马帅家中,拜了他的遗照,李丽涓将董耀迎进客厅谈事情。董耀答应帮她套现,而符合套现项目的只有伊河新村项目。听闻对方要出六个亿买伊河新村项目,到时候会有一亿五千万直接打到李丽涓的账户。李丽涓很诧异,伊河新村已经拿了很多年,现在远远不只值六个亿,董耀装作很为难的样子解释缘由,最终李丽涓同意在合作意向书上签字。李丽涓刚签完,李成阳就来到这里,不过他没有当着李丽涓的面和董耀说话。在送董耀出去时,他才说让董耀给新帅集团董事会一些时间,董耀不疑有他,把合作意向书交给李成阳。随后,李成阳拿回合作意向书,好声劝说李丽涓。李丽涓对于李成阳阻拦自己而感到十分恼怒,她放话说要和李成阳在董事会上见面。李成阳不以为意,直接将合作协议书烧掉。与此同时,督导组通过走访和调查,骆山河确认了当年的九一五案、薛梅的失踪案,和马帅的死,背后存在着巨大的利益链,且都隐隐与伊河新村这块土地有关。掀开笼罩在绿藤的黑幕一角,就在伊河新村。此时的李成阳也越来越觉得事情蹊跷,马帅打项天后,督导组就来到绿藤。督导组一找马帅,马帅就撅手指,等马帅准备被放出来时,他却无缘无故地死了。马帅一死,伊河新村的项目就升级,市政府很快找上李成阳,李成阳在他们半绑架半商量的态度下,只得哀求先缓缓。等他刚回来没多久,断章取义的发言就传到了新帅股东的耳边,然后海哥就找上李成阳,抢走了他在新帅的百分之十的股份,如果不愿意就轧腿。李成阳一边和大江说着这些话,一边从后视镜看到后面有一辆黑车似乎一直在跟踪他们。刚到一个十字路口红灯停下,李成阳就拿着棍子气势汹汹下车往回走,质问那个黑车司机为什么要跟着她。黑车司机是个女的,还带着孩子,对于李成阳的质问感到莫名其妙。看到孩子后,李成阳知道是自己多疑了。随后,李成阳让大江掉头,他带大江去见邢非和邢凡,结果大江一看到邢凡,就立刻掉头,李成阳拉都拉不回。邢凡和李成阳说,她愿意帮他查事,但李成阳得帮忙撮合自己与大江。李成阳忍不住笑了,他立刻答应。这大江似乎很害怕邢凡,对于李成阳找邢凡兄妹俩办事很不爽。何勇专门去找董耀问询,董耀表示他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最后,其实董耀也没说什么,何勇有意地说马帅的死或许有什么隐情,董耀闻言心里一个咯噔。何勇又带着人去市里档案馆调取多年前村村通的项目档案资料,村村通是邮电通信十五规划的重点工程,何勇相信,黑恶势力的手伸得再长,也绝不可能不会留下任何蛛丝马迹。何勇在档案馆找到了一张照片,他让邢非将这张照片交给李成阳,看他下一步会有什么动作。


  • 第11集

  • 剧情图片

    菜霸杨冬的抓捕和审讯工作已经告一段落,接下来涉案人员的证据整理和归总工作将由督导组的诸多同志完成。与此同时,赵立根和骆山河都提醒他们,一定要据实进行,不能掺杂任何个人感情。何勇向骆山河汇报关于董耀的情况,他说专案组的同志建议他把董耀带回来问话,但何勇并没有采纳,因为他觉得这种侦查模式难以有效应对突然的翻供,以及在庭审当中,辩方律师的严苛反驳,容易败诉。骆山河提醒他,随着改革工作的推进,他们要做出由供到证,向由证到供的转变。裴伟告诉何勇,在车身和车上能找到很多蛛丝马迹,其中就有五处血迹残留,基本上可以认定是薛梅的血迹。肇事车辆停在这里,但人却不见了,而现场有另一辆车开出去的痕迹,如果能找到这辆车,就有可能可以找到薛梅的下落。邢凡和邢非将调查所得告诉李成阳,何勇去找过董耀,随后董耀就去简山会所找了高明远。此外,十四年前,马帅承包了村村通工程项目,董耀是建委科长,刚好他主管的就是这个项目。李成阳给他们布置下一个任务,查一查李丽涓签字的那个合同上盖章的是哪一个公司。林浩给徐英子打来电话询问徐小山的事,徐英子并没有告诉他自己被人强奸的事情。随后徐英子给徐小山打去电话,让他来这边吃饭,徐小山拒绝,撒谎说自己周末过去。徐英子并不知道,此时的弟弟已经被人挟持。老宁逼问徐小山手中是否还有视频的备份,徐小山恐惧如斯,他颤抖着说视频只有一份。李成阳去找董耀,故意透露出马帅的死有问题,董耀虽然没露出马脚,但李成阳知道他一定有问题。李成阳拿出照片送给董耀,那是董耀和马帅十四年前的照片。李成阳走后,董耀不知给谁打去一个电话,他说自己今天就不过去了,明天再过去。再然后,他又给儿子打去电话,撒谎说区里有事,今天不回去了。在陪酒小妹的帮忙下,黄希终于拿牌试台,准备上去试台的时候,她偷偷拿上了自己的录音手表。林浩买了些水果去看徐英子,但她没有开门,林浩以为她不在,就把水果挂在门上。之后徐英子去徐小山的住处找他,但拍了门无人应答,徐英子便把东西挂在门上。徐英子刚走,与追债的人错身而过。追债的人找上门,破门而入,竟意外发现徐小山吊死在屋内。这几个追债的人立时吓得腿软,赶紧报警。徐小山被发现死在家中,十九岁,他身边还留有遗书,怀疑是自杀。站在人群里的徐英子如同一座雕像,她知道弟弟绝对不会自杀。林浩在局里得知此事,开车去到现场,直接目击绝望的徐英子从楼上一跃而下。


  • 第12集

  • 剧情图片

    林浩在局里得知此事,开车去到现场,直接目击绝望的徐英子从楼上一跃而下。胡笑伟怒气冲冲去找孙兴,呵斥那些小姐立刻出去。只有两个人在场的时候,胡笑伟告诉他,徐英子死了。孙兴听闻愣住,而后笑了。林浩去调档案看,却没想到这个案子撤案了。随即,林浩去到凤凰夜总会,闹着要找他们的老板孙兴。胡笑伟将孙兴臭骂了一顿,然后听说有一个警察闹着要找孙兴,胡笑伟知道这个警察一定是林浩,他现在可不想看见林浩,赶紧离开。林浩被带到一个包厢,一进去,一名女子就自己脱了衣服。有人报警,污蔑林浩强奸这个女孩,一大帮人将林浩团团围住,让林浩怒气冲冠,险些就要上前就揍人了。在凤凰夜总会卧底的黄希无意中发现林浩被警察带走,旁边的人告诉她,林浩是因为涉嫌强奸被带走的。黄希赶紧找了个机会给贺芸打电话,贺芸随后也打电话给胡笑伟。警察把林浩带回石门区派出所,胡笑伟觉得他带了一个麻烦事回来,等会贺局就要来提人,他只得先去泡茶等着。贺芸一来,就让胡笑伟把林浩给放了。很快,胡笑伟去帮林浩开锁,林浩死活要他说明白徐小山和徐英子的那案子。贺芸来了,寥寥几句就让林浩老老实实呆着,让胡笑伟帮他开锁。走廊里,贺芸问他亮明身份去凤凰夜总会做什么,林浩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全部说出,胡笑伟也在一旁说明徐小山的那个案子。贺芸没有对这个案子予以置评,而是提醒林浩回家好好想想,不能带着个人情绪工作。孙兴坐在派出所外的车子里,看到林浩被安然无恙地放出来,愤恨地捶方向盘。贺芸回到家,黄希在沙发上睡着,贺芸把黄希叫醒,黄希得知林浩被放了出来,她显得很高兴,说着说着就要回去工作。贺芸看得出来黄希对林浩不一般,问起她为什么会认识林浩,黄希只好将自己去夜总会的事情告诉她。她知道贺芸肯定会劝自己不要再做这种危险的事,但黄希以她为榜样,她不惧怕任何黑恶势力和危险。林浩将徐小山和徐英子的案子告诉何勇,何勇问他是不是山南路派出所,林浩确认,并表示这两个案子一定有猫腻。而且林浩认为凤凰夜总会一定有问题,何勇决定让他去查,但一定要暗暗查,而且他要把调查结果只向他一个人汇报。临走前,何勇提醒他,办案的时候别太老实了。大江告诉李成阳,李丽涓套现,而且套现的量还不少,足足有一个亿。李成阳过去,正好看到李丽涓和财务刘总在谈话,李成阳索性就让刘总告诉她现在公司账户上有多少钱,而李丽涓不管这些,她只想拿到钱。李丽涓哭着控诉李成阳,甚至还说新帅没有未来。李成阳问她到底拿钱去做什么,她是不是害怕什么人,两人你一句我一句,李成阳忽然问是不是董耀威胁她。李丽涓露出和刚才不一样的神色,李成阳确认,就是董耀会威胁到她们母女的安全。林浩乔装身份去查案,点了挂牌的黄希,他问她有没有听说过徐英子来这边和孙兴道歉的事,黄希并不知道。


  • 第13集

  • 剧情图片

    黄希告诉林浩,在这里卖淫的女孩儿用的都是假名,而且她们有一个共同点,都借过裸贷、美丽贷。之后,林浩如实把黄希告诉他的线索全部告诉何勇,没想到何勇猜到黄希用的是失足女青年的身份,何勇让他继续盯着,证据充分的话,就可以将他们一网打尽。何勇提醒林浩任务结束之后请黄希吃饭,如果合适的话,还可以进一步发展关系。林浩觉得好笑,没想到何勇也这么八卦。董耀去找高明远,他将专案组来找过自己的事情告诉他,而且专案组话里话外表示马帅的死不是意外。高明远让他不要紧张,专案组要是手里有证据,他早就不会坐在这里了。他们有可能就是在试探而已,听高明远这么一说,董耀放心多了。高明远问起伊河新村的项目进展如何,董耀表示李成阳这个人比较麻烦。混沌店外被许多混混围着,李成阳和大江前去吃混沌,没想到看到一大帮人在混沌店外沉默地坐着。李成阳问起大江对最近发生的这些事的看法,大江认为李丽涓有问题,她和董耀的关系很像是潘金莲和西门庆,而马帅则像武大郎。李成阳觉得大江这个分析越来越偏离实际,所以没有采纳。警方查到环卫车附近开出的一辆车是金杯,但那辆车的车牌号是假的,现在正在使用天网查找这辆车。林浩对徐英子姐弟的事感到十分后悔,如果当时他能够对这个案子再上心一些,或许徐英子就不会死。为了安慰林浩,黄希将自己曾经遇到的一件事告诉他,意在说明“正义或许会迟到,但终将不会缺席”的道理。专案组找到了那辆金杯车,在一个报废汽车处理厂内,何勇坐车过去,裴伟大致讲述案情,这里的负责人告诉他们,这辆车是有人放在这儿的,车里还放有五千块钱,负责人也知道这样做不合规矩,但还是这么做了。何勇调来人手,在堆成小山的轮胎里找那辆金杯车的轮胎,功夫不负有心人,他们终于找到了轮胎,而且在上面发现了泥土,拿回去化验后发现是龙尾山上的高岭土物质。邢非和邢凡调查发现,和李丽涓签字的那个合同盖章公司就是一个皮包公司,和董耀没有关系,但和新帅的股东之一文良有关系,李成阳进一步分析,文良是这家皮包公司的实际控股人,可他不可能有这么大的权利,所以他背后一定有一个大人物,李成阳初步认为这个大人物是董耀。李成阳和大江回到公司,海哥正在为公司债款情况而烦恼,李成阳劝了他几句,然后大江适时给他打来电话,李成阳假装是武市长给他打来的电话,声称现在海广全是继马帅之后最大的股东,把海广全吓得一愣一愣的。何勇向骆山河汇报案情调查进展,专案组怀疑金杯车到龙尾山是为了处理薛梅的尸体,具体情况还需要进一步调查。骆山河说,眼下当务之急是尽快弄清楚薛梅的失踪案件。


  • 第14集

  • 剧情图片

    骆山河表示,现在当务之急是弄清楚薛梅的失踪案件。他让索东将图给何勇看,索东大致将绿藤市黑恶势力的分布情况告诉何勇,目前查出杨冬只是一小股黑恶势力,他并没有接触到真正的黑恶势力核心,他最后的结果可能就是个弃子。赵立根认为,薛梅失踪,马帅死亡等等案件的背后,绿藤市这潭水背后,一定有一个可以谈之色变的巨大龙头。而比黑恶势力更难查的,就是他们背后的那把保护伞。骆山河觉得薛梅案和马帅案背后有着内在的联系,所以他建议并案侦查,对手在步步设防,他们就需要层层突破,但重要的是,他们不能乱了阵脚。随后,何勇带人去到龙尾山,一开始被结果几个穿着工人服的人拦住,他说前面是爆破现场。即便如此,何勇还是带着警察队伍进入了。郑毅红给高明远带来中央督导组的资料,但她说督导组很坚固,无法渗透。高明远早就料到了,这毕竟是中央督导组。高明远问起陈建波,郑毅红表示他晚去了两个小时,理由是凑不到人。高明远心知肚明,陈建波整天喝酒吃火锅,肯定是因为这个耽误了。陈建波这个毛病要是再不改,早晚得死在这上面。另一边,何勇让陈建波叫回刚才运土出去的卡车,裴勇建议他去后山查看,何勇不作声,他在这里眼神四处搜寻,然后发现铲车上似乎有一个衣角,他让陈永旭去控制铲车,薛梅的尸体就这么众目睽睽地出现了。陈建波被带回调查,他一再表示自己不知,而且起身就说要离开。何勇接到电话后告诉他,他的爆破许可证已经过期四个月,陈建波还要留在这里。事后,何勇单独对裴伟讲,如果不是以这样的方式被发现,薛梅的尸体是不是又要被转移了。专案组连续市公安局,贺芸在会上表示,会尽力帮助专案组调查。督导组仍旧在整理重要资料,十四年前的一些案子不具备法律效应,赵立根就让他们重新审查,列出一个表,一个个重新去寻找当事人。他说,法律不是想当然,一定要把这个案子办成铁案,绝对不能翻案,确保将来诉得出去、判得下来。高明远很快得知陈建波被扣在市局的事,他让郑毅红去传话,让陈建波在里面无论如何都要扛过二十四小时。武双岭让新帅的诸位股东前来开会,刚开始,李成阳还故意没提到伊河新村,直到武双岭让他把话题引到伊河新村项目上,李成阳才把话题引到这上面。不过,他一开口,说的便是董耀和李丽涓签合同的事。在场的文良和董耀心里均是吓了一跳,董耀赶紧解释,可越解释越不清楚。李成阳再加了一把火,他说自己有那个合同的电子版,可以发到群里给大家看看。董耀和文良赶紧阻止,但郑毅红提出要发出来看看,最终电子版合同还是发了出来。高明远问起盖章的那个仲梦投资公司,李成阳说这是文良旗下的公司,实际控股人是文良岳母表弟张天韫。后来武市长说他们新帅这样做不对,指责了他们几句后,会议就结束了。董耀不敢走,文良则急匆匆想逃命,一出门就被几个黑衣人挟持。高明远则载着董耀,董耀极力想解释自己没想背叛他,高明远轻蔑一笑,显然不信。


  • 第15集

  • 剧情图片

    李成阳成功让高明远和董耀之间产生了嫌隙,董耀请求高明远再给自己一次机会,而高明远已经对他失望,让他和他的石门区作最后的告别。随后,高明远将董耀带到一片空地,差点把他给活埋了,邢非一直按照李成阳的部署,在外围盯着。何勇很快也得知此事,他将这件事汇报给骆山河,骆山河觉得这高明远不一般,居然有胆子威胁一个区长,他吩咐何勇私下里调查董耀和高明远之间的关系,以及董耀是如何从一个科长做到区长的。李成阳为了逼迫文良交出新帅的股份,学着海哥上次威胁他的方式,如法炮制,而且演得十分投入,结果文良在他一踩油门的时候就吓得晕过去了。后来文良醒来,老老实实签了合同。李成阳倒也有良心,股份收回,钱照样会给文良。经过这次事,李成阳和海广全表示,新帅真的离不开自己,关键是马帅的死有问题,他不能坐视不管。海广全答应将公司交给李成阳来管,李成阳让他把转给自己的股份钱转给文良,海广全恍然大悟,笑骂说他有心眼,真不愧是李成阳。何勇去找贺芸,问她是不是上级给了她压力,贺芸坦然承认。两人一起去督导组汇报情况,何勇建议把薛梅案和麦自立案并案侦查。骆山河问起陈建波的事,贺芸和何勇都同意先放了陈建波。在这之后,何勇向骆山河说出自己的看法,他认为龙尾山爆破就是一场有预谋的破坏证据行为,陈建波的嫌疑很大,为了引蛇出洞,他暂时把陈建波给放了,但他已经基本上将陈建波的身份摸清。陈建波发家是在十四年前麦自立失踪后,恰好当时马帅也是那个时候发迹,时间轨迹几乎一致,所以他认为董耀、陈建波和马帅这几个人之间一定有某种关联。虽然他们发家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联系,但现在却在同一时间露出了水面。李成阳收到了何勇给自己的毒检报告,他和大江都以为马帅的死就是一个意外,打算给马帅张罗一个轰轰烈烈的葬礼。二人继续去馄饨店吃东西,这回店老板主动上来和他聊天。店老板让李成阳不要打他女儿的主意,把李成阳搞得不知所措,老板娘将店老板带出去,这才消停下来。之后店老板的女儿就向李成阳道歉,大江在一旁看热闹,还不忘录制视频取笑李成阳。何勇翻看当年林汉的死亡报告,意外发现林汉的死亡报告是一个叫宋涛的法医出具的,巧的是,马帅的死亡报告也是宋涛做的,这不禁让何勇觉得疑惑。他很快去找了宋涛,故意提到了马帅和林汉。在短短的几分钟交谈中,何勇和裴伟都发现了宋涛的漏洞,宋涛对于当年林汉的尸检报告记得非常清楚,这不得不让他们起疑。何勇有理由怀疑,如果马帅的死和宋涛有关系,那么当年林汉的死很有可能也有问题。出来之后,何勇叮嘱裴伟再次去停尸房取样,把马帅的取样本送到北京检验,但这件事一定要秘密进行。


电影《扫黑风暴》1-31全集完整版资源免费下载观看


==========================

由于文章直接放资源容易被删除……

关 注 微信公众号:好多优惠券

关注后回复:片名  即可在线观看

关 注 微信公众号 好多优惠券

只有这四个字 好多优惠券 是正确入口

其他文章形式都是假冒,大家注意区分




  • 评论列表

留言评论

|